快捷搜索:

两百四十二章

两百四十二章

镇定的日子,老是流逝的对照快,即便在仙人漫长的人生中,动辄就数万年的若何若何的过着,这五日,凤九是逐步数着时辰过来的,她整颗心都是吊在东华身上的,以是时候陪着,说言笑笑,即便很多时刻,东华都是笑笑,多半都是凤九的小嘴巴说个不绝,凤九说的欢天喜地的,东华也是愿意看到这样的,看样子,东华是胸中稀有的。

说实话,他不想伤了煦旸,东华熟识他的父亲开始,便见过他照样毛头小子之时,温润如玉,服务勤勉卖力,一表人才,少绾不在的这些年,魔族七分,就数他的辖区最为繁荣富庶。这样的政绩,照样可圈可点的。若是能够不动武力,自然办理,那就是深得东华之心的。大概这是可贵恻隐之心。

五日后的那一天,凤九醒来已是下昼,使劲儿敲敲脑袋的小狐狸,照样有些迷含混糊的,扫视了四周,空无一人,屋门也是关着的,溘然间的想起,今日?今日东华和煦旸有约。

凤九一骨碌掀开被子,还顾不及穿鞋,就想着往外跑,谁知道,刚筹备开门,“吱呀“一声,门开了,进来的不是别人,恰是紫衣银发的东华。

凤九有些吃惊,这个时辰,莫不是东华已经去见过煦旸了?

还未等凤九有什么动作,眼尖的东华,看着光着脚丫子穿戴里衣的凤九,眉心皱了皱,急速哈腰打横抱起凤九,快步往床榻上走去。

谁知道身形矫捷的小狐狸,迅速着地,扶上东华的双臂,左看看右看看,“东华,你没事吧。”

东华无奈地笑了,“我能有什么事?倒是你,怎么能不穿鞋就下地了?”再一次抱起凤九,力度较刚才大年夜了些,免得再次给她逃脱了,快步走到床榻边,放下凤九,盖上被子。

凤九顾不了那么多,夷由地问道:“你。。。你去见过他了?”

东华坐在了床边,理了理广袖,点头,“嗯。”

“那。。结果呢?”凤九眷注地接着问道。

“九儿,你是盘算在魔族多玩几日,照样今日就跟我回太晨宫?”东华和顺地转过脸,朝向凤九,淡笑着问道。

“回太晨宫?。。。。”凤九微愣,而后反映过来,再次问道:“我问你结果。。。你。。。你们?”

东华敛去笑意,挑眉道,“嗯,办理了,无事了,以是你是盘算在魔族玩几日照样回太晨宫?”

“无事了?真的么?”凤九吃惊,然则也大年夜喜,然则心里琢磨着,怕是东华不乐意跟自己说详情,不然问了两遍,东华都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。拍了拍自己确小心脏,“无事便好,皆大年夜欢乐。姑姑姑父也宁神了,少绾姐姐也兴奋了。”

“嗯。”东华眼神里有些捉摸不透的变更,眉心微动,凤九不曾发觉。“那你可想好了?”

凤九思虑了下,然后有些严肃地说道:“不玩了,回去吧。”

“好,那我们今日回太晨宫。”

凤九摇摇头,“不不不。。。是该回去,不过呢,是你。。”指着东华,“你回太晨宫,我回青丘。”

东华挑大年夜了眼框,望着凤九,等着解释。

“你脱离太晨宫有多久,我脱离青丘就有多久,你是东华帝君,你有你的公事,而我是青丘女君,我也有公事,对纰谬?以是,你回太晨宫,我回青丘。不能率性。”凤九可贵如斯笃定自己的抉择。

东华被这眼前道貌岸然却不乏稚嫩的小狐狸逗笑了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也好,等都忙完了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“好啊。”凤九不假思考点头道。

“咚咚咚。。。”门外扣门声,想起。

东华回身替凤九掖好被角,而后坐好,而后说道:“进来。”

门轻轻地被推开,来人奉行,拱手道:“帝君,女君,祖宗有请。祖宗已在书房恭候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好,知道了,我们顿时就去。”凤九有些愉快,很开心地声线。

奉行拱手退出,轻轻地带上了门。

“东华,你等我一下,我顿时就好。”凤九边掀开被子边说道。

“嗯,不急,你逐步打理,我先去。”东华起家。

“啊?”凤九有些讶异,“你不等我?”感觉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,听错了。

“嗯,我先行,你逐步来,不发急。”东华轻点凤九鼻头,笑笑。

凤九不明以是,“哦。好。”

刚回应完,东华已经逐步踱步,开门,走了出去。

小狐狸这才反映过来,心里打算着,“要不要这么显着,不想我知道,就不知道便是了。”努努嘴,打理自己去了。

魔族书房内,少绾和墨渊都在,东华款款而来,还真是什么时刻都如斯淡定安闲,要说这四海八荒的最有风义之人,怕便是东华了吧。

少绾见东华来了,赶忙问道:“你回来了?工作办理了?怎么办理的?那小子呢?怎么样了?你不会杀了他吧?”少绾还真是个急性质,连续串的问题出口。

墨渊也起家,问道:“帝君回来了?若何?”

东华冲着墨渊点点头,回到:“无事了,安心。”只是淡淡地回应。

“就这样?”少绾惊诧于东华很平淡的回答。“那你。。。你们。。。。他?”

墨渊同样看着东华。

“有些事可贵糊涂,何必言得清楚?就算我是东华帝君,也未必试试清楚,预计最清楚的也只有常人眼中的天。”东华笑笑,单手搭于少绾一肩头,然则眼神却望向墨渊。

四目交汇,墨渊略微颔首。然后说道:“帝君盘算何时回归九重天?”

“嗯,是该回去了。”

少绾眼神游走在墨渊和东华之间,感觉这两小我真是稀罕。心想,秉承着一直大年夜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气势派头,既然办理了,那就办理了呗。照样对照关心他们要走了,小九九和老石头要走了?那。。。。是不是也要走了?

“少绾姐姐,墨渊上神。你们都在啊。”说着话的功夫,凤九已经走了进来。

少绾见到凤九就兴奋,“来来来,小九九,他说你们要走了?”

凤九微笑着点点头,“嗯,是啊,东华说工作办理了。自然该回去了。太晨宫和青丘都有事务要处置惩罚,已经耽搁不少时日了。”

少绾不是不明原理之人,很不甘愿宁肯又装作如释重负地样子容貌,说道:“好好好,都走吧,都走了,祖宗我也清净清净。”可眼底的落寞被另外三人尽收眼底。

墨渊有些心疼,“绾绾,若是你感觉无聊,可以来我这里。”

凤九与东华对视,忍住笑意,“是啊,少绾姐姐,你如果感觉无聊了,都可以找我们。我们都恭候大年夜驾哦。”

东华挑眉不语,反正也挡不住九儿,也不忍心。

“转头再说吧。”少绾言语满不在乎,可心里已经打算着赶快把魔族的工作分分,自己出去嬉戏嬉戏。

东华见此情形,有意朝向墨渊,问道:“不知墨渊上神,盘算何时回昆仑墟呢?”

墨渊看着少绾,大概想等什么?

可少绾却默默低下头,半吐半吞。

墨渊苦笑,“嗯,是该回去了。”这回答却迷糊其词,并未道明归期。

“九儿,你陪你的少绾姐姐,去弄些炊事来,可好?”东华眉眼开笑,和顺言语。

凤九了然,“好啊。那你和墨渊上神下下棋,等等我们。”说完,便拉上少绾,“姐姐,我们走。”看来二人真是要当这红娘了?东华帝君也干起这事了?预计听到的人都邑很惊疑吧。

厨房内,凤九繁忙着,少绾立于一旁,把玩着衣角,有些无聊,有些不舍,然则他们是该走了。也没有饰辞挽留,他也该走了,自己说过的话,脑海里不停停顿着。“工作明晰,你和我也就如斯了。”

凤九看着少绾的神色想笑,有意问道:“少绾姐姐,墨渊上神要走了哦!”

少绾有些入迷,听到凤九的话,才回过神来,“嗯,是吧,他要走就走,关祖宗我什么事,他跟祖宗我又没有关系。”

“哦,这样啊。”

“难道不是这样么?”少绾反问道。

“真的是这样么?”凤九继承问道,逐步走到少绾身边,“姐姐,有些事,我不好说,然则我想你也明白,这凡间,爱而不得的人有很多,那位我没有见过的公主就是如斯。曾经的我也是如斯,你看现在,即便我知道三生石还在,我和东华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终局。然则我不想错过能够与他在一路的日子。姐姐,有些事,何必介怀,也不那么清楚,随着自己的心。”

少绾缄默沉静了,而后又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,“哎,好啦好啦,什么爱不爱的,小九九,你说的这些情情爱爱的,跟我没有多大年夜关系。再说吧。”探身看看凤九筹备的炊事,“你做你的炊事吧,你的东华等着吃呢。”奚弄道。

“好。”凤九点点头,话已至此,不必多说。

而书房内,东华和墨渊正在博弈。

“帝君是有话想说?”墨渊开口道。

“她,你盘算若何?”东华落下一子。抬眸。

“她。。。”墨渊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依本帝君看,墨渊上神的学生们都优秀得很,就算师傅一时半会儿不在,昆仑墟难道就不好了么?”

“帝君的意思是。。。”墨渊有些惊疑。

没多久,“东华,上神,你们还要多久啊?可以用膳了哦,我做了很多多少吃的。”凤九和少绾端着炊事进来。

“嗯,快了。”东华回到,“对了,少绾,本帝君想过了,你回魔族没有多久,大年夜局还未稳定,天族天君故意派天族大年夜降,暂时辅佐一二,既然,墨渊上神现在就在魔族,而且,与鼻祖是旧了解,依本帝君看,也不必麻烦,另换他人。故,天族墨渊上神,就劳烦鼻祖,好生招待。”

少绾皱起眉头,怎么都不信托,怎么才一两个时辰,那个什么天君派了他来?然则老石头发话了,还搬出个天君,也不得不卖这个面子,只好悻悻地说道:“既然天君都安排了人,那祖宗我也不好推脱,还请墨渊上神莫要嫌弃我魔族简陋。”

“少绾鼻祖宁神,我定当全力以赴。”墨渊自然知晓东华的用意,这个情自然承了下来。

凤九闻言,给了东华一个赞成的眼神。

一局棋毕,四小我开启了欢畅的炊事光阴。

当晚,东华凤九脱离了魔族,东华回了太晨宫,凤九回了青丘。

墨渊托东华安排好了昆仑墟,还是住在了听云轩,闺房中的少绾,有些莫名的喜,掉眠中。。。。。。

而至于东华和煦旸晤面中,究竟发生了什么,东华始终没有向任何人阐明,包括凤九,包括夜华,而煦旸这小我,像是消失在了四海八荒中,从那日起,不再有这小我的存在。至于他去了何处,亦或是真的烟消云散了,不得而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